奇書網 > 限制小說 > 恭喜殿下:王妃一統天下 > 第八百三十三章:空蕩蕩的府邸
    再敏銳的察覺到了,整個王府上極其不對勁的氣氛之后,莊明月便是輕蹙了下眉頭,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身側的龍元修。

    果不其然,同樣覺察到了不對勁的地方的龍元修,則也是已經將微有些疑惑的目光,給轉移了過去。

    “你可是也察覺到了?”輕聲詢問了一句的莊明月,在同龍元修四目對視的片刻鐘之后,便是將目光給轉移開了去,轉而開始在這附近周圍處開始慢慢的環繞打量了起來。

    而同樣的確是察覺到了的龍元修,聞言則是輕點了點頭,“的確是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就在兩個人猶豫著,是否該留下來繼續探查還是先行離開,待些人手過來的時候。

    府中的管事此番也是已經從內院之中,匆匆的沖著兩個人所在的方向跑了過來。

    在看到了眼前的正在向他們跑過來的,的的確確的是王爺府之中的管事之后,這才將心中的那份猶豫之意給壓了下去。

    知曉并非是有人在王府之中暗自懂了手腳,也不曾再王爺府中埋下陷阱之后,這才微松了一絲警惕之心。

    但是他們兩個人面上的那種神色,卻是始終都不曾落下去過。

    微蹙了一下眉頭的龍元修,往前走動了兩步,看著那微有些氣喘的管事開口詢問道:“何事這般慌里慌張,府中今日有些許的不對勁,究竟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那管事明顯沒想到,龍元修在這種不知情的情況之下,竟然還是能夠在不過才剛剛踏入前院費功夫里面,這就已經是察覺出來了不對勁的地方。

    對于龍元修的敏銳,那管事不禁心中涌上幾分敬佩之意來。

    但也只是心中有著這么一瞬間的想法罷了,很快他就將思緒給重新整理了一番,連聲將今日府中所發生的種種事情,皆是給悉數說道了出來。

    “回稟王爺,今日府上,來了一位乃是流月王朝的公主,且如今還直接住進了王府之中。那位本是……”說著話的管事,因為接下來的話涉及到了莊明月,所以在看到了龍元修的身后就是莊明月的時候,不免就因為此而微有了幾分的猶豫。

    看到了管事這有些心虛,又有著無可奈何的目光看向了嗎莊明月,聞言直接果斷的開口道:“無妨,這公主我同王爺皆知曉,你大可不必過多顧及,直接說便可。”

    管事見莊明月這般說了,那也就是不再過多的去猶豫。

    轉而接著剛剛斷了的地方,繼續開口道:“那位說是自己乃是王爺您的皇子妃,所以阻攔無果讓其進來了之后,便是打算直接入住殿下您的宅院之中,雖說已經被奴才給攔下來了,可這位卻是開始變著法子的,在開始折磨處罰著府中的人手,想著各種借口以此來將我們給趕出王府。”

    聽得這話的莊明月,倒是不僅沒有被管事說的那句,流月公主自認皇子妃的身份給惹火了。

    反而還是在聽到了這么一句

    話之后,神色有些譏諷的冷笑一聲來,“看來這位流月公主,還當真是挺厲害的,看起來可是要比那位官家小姐難對付多了。”

    雖說這公主的手段,相較于之前的那位官家小姐,也是根本就沒有什么實質上的過多的區別。

    可是她占著這么一個異國公主的身份,在這一點上面,就已經是占了極其大的優勢。再者加上她嬌縱的更加厲害,所以不同于官家小姐,在對著冷意四射滿身煞氣的龍元修的時候,會心生害怕。

    就是喜歡這種男子的流月公主,越是見龍元修不好征服,沒有立即成為了她的裙下之臣,就越是覺得想要成坐上這個萬人艷羨的皇子妃的位置。

    可以說是,正是因為著這么一個緣故,所以這才致使了讓她能夠在得到了天盛帝的默許之后,以著這等的手段進來了這王爺府之中。

    而這邊的龍元修,在聽到了管事所說的話之后,便是直接臉色就此的沉了下去。

    “還當真是好大的膽子,本王已經那般警告過于她,竟然還膽敢這般的興師動眾,看來……”

    低聲說著準備要對這流月公主下手話語的龍元修,在口中的話尚且還不曾說完的時候,便是看到了這邊的莊明月,主動伸出手去將龍元修的手腕給輕扯了扯。

    頓時就停下來了說話的龍元修,微微垂眸側目看向身后的莊明月,卻是只見她頗為有些不贊同的沖他搖了搖頭。

    隨后這才接著開口道:“那流月公主,終歸只不過是個異國公主,就算再怎么嬌縱蠻狠,若是不曾得到陛下的許可,也定然是不敢做到如今的這等地步上來。”

    在聽到了莊明月這番話之后,龍元修面上的神色頓時就是微變。

    剛剛因為著他對于流月公主這人的心中的厭惡,所以在聽得了她擅自闖進來的事情便就已經是惱火了,之后又聽到了這番的污蔑于莊明月的話之后,臉色就自然時徹底的沉了下去。

    正因為著這么一個緣故,這才致使了剛剛龍元修整個人都是被這等火氣給一時間沖昏了頭腦,竟然是下意識的就想要對這個流月公主下手。

    好在莊明月卻是對于她所挑釁的那番話語,并不曾那般的過份介意,反而只是將起給當做好笑的笑話一聽而過罷了。

    這才能夠在龍元修動怒的時候,提醒他一番莫要太過于沖動,以免會因為此而被反將一軍才是。

    也就是在莊明月的提醒之下,重新醒悟可過來的龍元修,此刻也是已經明白過來,倘若并非是有著天盛帝再背后推動撐腰的話,這流月公主膽子再大,也是不可能不顧及名節的就此直接入住進來。

    只怕是天盛帝同她說道了一些什么,讓這流月公主自以為著,她如今定然就已經是他的正妃,天盛帝的二皇子妃,所以這才會毫不猶豫的就直接來了。

    甚至還放著一眾王府之中的奴仆的面,對他們說著那番,她才是真正的二皇子妃,這他明媒正娶進來的莊明

    月卻是個上不臺面的。

    如今的龍元修,還當真是連半句侮辱于莊明月的話都聽不得。

    所以在清醒明白了過來之后,他卻也是能夠在最為短的時間里面,判斷出來,現在這流月公主的風頭太盛,就算他此刻本是該選擇其他的方式來解決。

    卻也是絲毫不耽誤于他,那想要前去將這人的風頭給殺一殺的想法。

    而在一旁的莊明月,自然是會能夠看的出來莊龍元修的這么一番心思了。

    雖說她剛剛的確是出言阻止了一下,可是這卻并不代表了,她對于這個流月公主就當真是沒有何等厭惡之情。

    尤其時現在看來,龍元修已經是純粹的惱火之中清醒了過來,所以再這種前去教訓流月公主一番的決策之中,他自然也是會有著自己的判斷。

    自然在這種情況之下,眼看著龍元修準備前去好好教訓一番流月公主之后,莊明月也是直接跟在龍元修的身后準備前去湊湊熱鬧。

    知曉今日這流月公主既然已經“光明正大”的進來了王府之中,那么她在短時間里面都是絕對不可能出府的。

    而在她背后有著天盛帝的情況之下,斷然也是不可能將這女人給直接趕出府去。

    所以說,與其是直接的罪天盛帝將這女人給趕出去,倒是還不如就暫時讓她再府上,趁機好好的謀劃一次他們日后準備進行的計劃,以免是會因為著他們剛將流月公主給趕出去。

    轉頭不滿意的天盛帝,就是會不會再繼續塞進來些什么流星公主流云公主的女人進來。

    再者說來,與其是這般的話,倒是還不如索性就此放任這個公主在府中住上幾日。

    心中有了想法的莊明月,隨后便是雙眸一亮,直接靠近到龍元修的身側,將自己心中的計劃給同龍元修說道了一番去。

    這邊的龍元修在聽完了莊明月的法子之后,微微沉思了片刻便也是直接點頭同意了下來。

    那邊不明覺厲的管事,就莫名的看著兩個人,本身還一幅準備前往內院同那個流月公主算賬的時候,卻是突然就停下了腳步。

    還不等管事詢問出聲,就聽到這邊的莊明月開口道:“李管事,這段時間里面,你吩咐下去同府中的所有侍從丫鬟們,皆是回家休息一段時間罷。我同王爺要去在外面宅子住下,就借機也給你們休假回家看看如何?”

    雖說這管事并不知曉究竟是為什么,可是能夠休假一段時間,在家中好好的陪幾日妻子孩子,那也自然是求之不得的決策了。

    所以再這種情況之下,很快就不單單是龍元修和莊明月直接離開了,前去了莊明月的宅子之中居住了下來。

    甚至是連整個王府之中的所有奴仆和一種丫鬟們,也皆是紛紛自整個王府之中離開了,便是連廚娘看門的守衛,也是就此直接全部離開了去。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