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這個明星有些咸魚 > 正文卷 第四百四十三章 再回南溪音樂學院
    定妝照拍攝的很快,很快就拍完了。

    立即對外界公布。

    公布的時候,劇組并沒有將演員的名字,以及所飾演角色的名字備注在人物旁邊,照片上僅僅只有人物。

    劇組打算看一看,觀眾們能否只憑借人物照片,就能夠認出分別是哪一個角色?

    如果能夠認出,那就說明這一次的定妝造型,的確是非常成功的。

    雖然觀眾們可以通過認出演員來確認,但那需要花費一些時間。

    因為,演員們定妝造型以后,觀眾們不太容易認得出來。況且,還有沒有名氣的演員,觀眾們就更加認不出來了。

    劇組要的是觀眾們的第一直觀感受。

    ……

    無數的網友都在等待劇組的定妝照,而很快他們就等到了。

    全都迫不及待的點開,演員與角色的特質是否符合?就看現在了。

    點開之后發現只有人物形象,沒有演員名字和角色名字的備注。

    但大家并沒有留意到名字備注的缺失。

    因為,他們第一眼就在幾個人物中,認出了兩個人,紅臉長須的關羽,以及黑臉爆炸式絡腮胡須的張飛。

    沒有名字備注,大家也不熟悉兩個演員,但還是第一時間就認了出來,就仿佛已經很熟悉了一樣。

    也正因為如此,大家才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根本就沒有名字備注。

    然后,大家再去看其他的人物,稍有些遲疑,第一時間不太確定誰是誰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大家才發現,我擦!竟然沒有演員名字與角色名字的備注。

    大家已經不知道看了多少劇組的定妝照了,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沒有備注名字的。

    劇組這是要大家只看人物造型,然后猜測角色名字嗎?

    這倒是有意思了。

    等等,大家又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明明沒有名字備注,他們剛剛卻一眼就認出了關羽和張飛兩個人。

    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兩個人的定妝造型太成功了。

    這讓所有人全都驚喜不已,然后哈哈大笑。他們之前所擔心的問題,從這一刻起將根本不存在了。

    演員與他所扮演的角色之間,契合度堪稱完美。

    然后,再去看其他人物,雖然特征不像關羽、張飛二人這樣如此明顯,但大家還是很快就全部認了出來。

    呂布、劉備、曹操、袁紹等等。

    大家并不是先認出演員,然后再想這個演員扮演的是什么角色,而是直接根據人物的定妝造型認出來的。

    這讓所有人都興奮不已,對《三國演義》大電影的期待值,又上升了不少。

    大家在網絡上議論紛紛,掀起一股又一股的熱潮。

    ……

    包括景文博在內的所有劇組人員,在網絡上了解到相關的情況之后,也同樣興奮不已,變得更加的亢奮。

    既然如此,那就正式開機拍攝。

    這一次的電影有很多的大場面,需要的龍套演員、群眾演員很多,其中不乏有臺詞的,或者能夠露好幾次正面的,甚至還有與重要角色直接對話的。

    所以,對于橫店的龍套演員以及群眾演員來說,《三國演義》大電影劇組讓他們感到興奮。

    能在里面跑個龍套,又或是可以露臉的群眾演員,那也是一件讓人興奮的事情。

    所以,劇組挑選龍套演員、群眾演員的場面,可謂是人山人海。幾乎所有在橫店的龍套演員、群眾演員們全都去了。

    引得整個橫店的人嘖嘖感嘆不已。

    ……

    “李寒,你現在是在橫店嗎?”李寒接到一個讓他有些意外的電話。

    電話是南溪音樂學院教授楊泓笙打過來的。

    楊泓笙今年48歲,是南溪音樂學院的特聘教授,也是著名的歌唱家。

    說起來,也算是李寒的老師。

    李寒在南溪音樂學院讀書的時候,楊泓笙就在學院里任職了,李寒聽過他的課。

    不過次數很少,只有兩次,還是三次。

    “楊老師,我在橫店呢。”李寒說道。

    “那你看你什么時候有空?我過來找你,有件事情可能需要你幫下忙。”楊泓笙說道。

    李寒連忙說道:“楊老師您太客氣了,應該是我過來拜訪您才對。您什么時候方便,我隨時都可以過來。”

    楊泓笙有什么事情需要幫忙?李寒不清楚。但不管怎樣,也沒有道理讓老師過來找自己不是。

    最后,李寒和楊泓笙約好了,下午三點在南溪音樂學院旁邊的一家咖啡廳里見面。

    橫店到南溪音樂學院有近兩個小時的車程,所以中午吃過午飯后,李寒就打了一車直奔南溪音樂學院。

    畢業之后,他還沒有回去過。

    前世今生,關于南溪音樂學院的記憶,太過于讓人感慨。

    下午兩點半,李寒再一次站到了南溪音樂學院的校門口,非常熟悉,又稍微有一點陌生。

    他的名字已經成為了這所學院的傳奇,讓無數的學弟學妹們頂禮膜拜。

    李寒并沒有走進校門,而是站了一小會兒之后,就直接到了和楊泓笙約好見面的那家咖啡廳。

    沒等一會兒,就看到楊泓笙也走了進來。

    李寒起身,走上前去,笑道:“楊老師,好久不見了。”

    楊泓笙打量著李寒,似乎有一點印象,又似乎沒有。

    沒辦法,李寒在學校里不顯山、不露水。楊泓笙又不是李寒的授課老師,甚至是在學院的時間都不多,對李寒沒有印象才正常。

    不過,楊泓笙心里卻是感慨萬千,誰能想到,一個在學校里不顯山、不露水的學生,會在畢業后短短的時間內,擁有如此諾大的名氣?

    難以置信,卻又是事實。

    楊泓笙笑道:“李寒,老實說,我真的很難相信,如此年輕的你,就寫出了那些足可以稱之為經典的作品。”

    李寒又是一笑,說道:“老實說,那些作品其實都不是我的作品。”

    楊泓笙笑著搖搖頭,他自然認為李寒是在說笑。而后又說道:“南溪學院因為你而驕傲。明年的招生,必將因為你而變得非常容易。”

    這當然是事實。因為李寒的原因,南溪音樂學院成為了很多音樂考生考慮的首選。

    兩人隨意的談笑一陣之后,楊泓笙說道:“李寒,我找你過來,其實是有一件事情想要請你幫個忙。”

    李寒道:“楊老師請說,如果能夠做到,我定然不會推辭。”

    楊泓笙點頭,笑笑,說道:“是這樣的。國家音樂協會姜會長前不久找到我,希望我能夠創作一首公益慈善歌曲。我已經創作出來了,且已經修改了多次,但總感覺不太滿意。這幾天因為《三國演義》大電影的原因,我猜想你應該在橫店。這才給你打電話,想要讓你幫忙看看,聽聽你的意見。”

    讓一個可以算作是自己學生的人,幫忙看自己的作品,楊泓笙并不會覺得沒有面子。

    達者為先嘛。

    在楊泓笙看來,李寒絕對有這個資格。

    ……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