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非凡保鏢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難忘的情人節
    說實話,一開始領班沒把張云飛當回事,可隨著張云飛來過多次,成為沈業軍的座上客,服務員冷眼看著,他不似蹭吃蹭喝的樣子,而是真正和沈業軍分庭抗禮。這就讓領班不得不重視了。

    只要張云飛帶來的姑娘喜歡,云天閣破例一次有什么不可以?

    秦沐小小的意外了一下,隨即恍然,云天閣開門做生意,張云飛又有錢,領班豈有不上緊著拍馬屁的道理?自己只不過沾了張云飛的光。

    她再不看制作精美的圖片旁那讓她心驚膽戰的阿拉伯數字,而是看著圖片,也就是那些菜的相片,點了起來。

    領班不時在旁邊給她出主意。

    張云飛閑極無聊,看著大圓桌中間那束玫瑰花,露出微笑,心想這束花可比他送給秦沐的便宜太多了,云天閣這么高檔的酒樓,居然擺了這么便宜的花。

    好不容易秦沐點了菜,領班退出去,順手帶上門。

    “你笑什么?”秦沐含情脈脈地看他。這是她第一次這么近距離地凝視他,他的皮膚比女孩子還要細膩,眼眸黑白分明,鼻梁又高又直,嘴唇棱角分明又紅潤,簡直是帥呆了。

    這么帥,又這么細心體貼的男朋友,打著燈籠也難找哪。

    秦沐心醉神迷的時候,張云飛回頭朝她笑笑,把自己的想法說了。

    “他們開門作生意,只是應應景,哪會買好的?估計是上哪批發的吧。”秦沐說著起身湊過去,在玫瑰花上嗅了一下,道:“還是你送我的藍色妖姬好看。”

    “那當然。”張云飛理所當然地道。

    秦沐輕輕把頭靠在他肩頭,輕聲道:“其實你沒必要這樣,送幾枝這種普通的玫瑰花,在路邊攤吃飯就可以了。”

    張云飛親了親她沒說話,心想,送幾枝普通的玫瑰花,吃路邊攤,總共花不了一百元,哪能給你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想把秦沐拿下,因而不惜下重本,最重要的是,他花得起。有錢任性嘛。

    兩人深情相擁的當口,服務員敲門上菜了。

    張云飛在云天閣吃的次數多了,對這里的口味再熟悉不過,秦沐上次來,因為有沈業軍在座,她不免有些緊張,沒有集中精神好好品云天閣的菜,現在和張云飛你儂我儂,每一樣菜由張云飛喂到嘴里,味道自然不同。

    這餐飯吃的時間極長,服務員們識趣,并沒有催促,吃著吃著,張云飛手腳開始不老實,秦沐心醉神迷之下,竟然沒有發現。待得吃完,天色已晚,秦沐又喝了不少紅酒,加上深陷情網,不免有些醉了,倚在張云飛肩頭,由他擁著往外走。

    張云飛沒有送她回她租住的公寓,而是一起回了他的公寓,為她脫鞋,扶她上床……

    ……

    兩小時過去,秦沐只覺渾身酸軟無力,勉力抬起頭,一口咬在張云飛胸前,后悔莫及道:“再不上你的當了。”

    “哈哈哈!”張云飛放聲大笑,意氣風發之至。重生后他還沒滾、過床、單呢,何況是和這么美的姑娘。

    笑聲中,秦沐又一口咬在張云飛胸口。

    “搬過來吧。”張云飛親吻著她,在她耳邊低語。

    秦沐把頭埋在他胸口,俏臉貼著他胸前的肌膚,沒有說話。

    兩人再次纏綿,直到下午才收拾了出去吃飯,秦沐走路腿疼得跟針扎似的,吃完飯繼續回公寓休息。

    昨天999朵藍色妖姬的事跡還在傳播中,那些一早收到花和禮物的女同事,在和男朋友約會時,興奮點已不是自己收到的花和禮物,而是下班前在晚報社看到的一幕。

    那可是999朵藍色妖姬啊,傳說中最高境界的存在。

    先前那個顯擺男朋友請吃海鮮的女同事被男朋友接走時,已沒有嫉妒的想法,如果自己的男朋友只比張云飛差一點,自己還能嫉妒一下,現在男朋友和張云飛天差地別,她除了羨慕,再沒有別的。

    于是,她的男朋友一晚上都在看她眉飛色舞地談論別人的男朋友,心里的憋屈就不用說了。

    晚報的女同事都這樣,她們的男朋友或是老公只能過一個畢生難忘的情人節,有些承受能力差的,甚至決定在新的一年里把婚結了,以后再不過情人節。

    今早,晚報社里談的還是這件事,見秦沐沒來上班,同事們更是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女同事們甚至覺得,如果男朋友對自己這么好,自己也會請假陪男朋友。

    至于男同事們,都是一副心照不宣的眼神。

    陶主任接到秦沐請假的電話,二話不說,馬上批準。

    所以,秦沐理所當然就在公寓補覺,倒是張云飛,送她回去,為她蓋好被子,親了親她的額頭后,便去公司了。

    999朵藍色妖姬的壯舉已經在這個片區傳得沸沸揚揚,小區對面那個花店近水樓臺先得月,在同行中露了一回臉,又大賺一筆,胖老板娘早就吼開了,就是小區里的張總訂的999朵藍色妖姬啊,我雇車給送啊,張總有的是錢啊……

    李冰同樣大受觸動,一晚上過得沒滋沒味,只是想著,要在巴拉里里好好干,哪天也像張云飛一樣,豪爽地給女朋友送999朵藍色妖姬。

    李少彬則五味雜張,張云飛早就不是他嫉妒的對象,而是他追趕的目標,現在卻發現,自己和他差距越來越大。自己拿得出這么多錢給女朋友買999朵藍色妖姬嗎?哦,他連女朋友都沒有。

    別的同事更多的是振奮,公司在發展,老板大賺,自己小賺,大家一起賺。

    只有孟子雨心里苦澀,默默去廁所哭了一場,洗了把臉,繼續工作。

    張云飛一進公司掌聲便響起來,把他弄得一怔一怔的,道:“這是怎么了?”

    “張總,你的英勇事跡早就傳遍我們這個片區了。”李冰笑道:“比港劇還要爆勁啊。”

    “原來是這個。”張云飛笑容滿面,站在門口,揮了揮手,一臉得意道:“不就是幾萬元嗎?算什么。”

    “嘩。”員工們驚嘆。自從巴拉里里的廣告牌在工業園門口豎起來后,張云飛是富二代官二代的傳言就沒斷過,張云飛否認也沒人信,現在員工們更認為傳言沒錯,張云飛就是大有來頭,就是有錢,幾萬元不算什么的主。

    只有第一批進公司如李冰孟子雨幾人知道剛開始的巴拉里里是什么樣子,不過李冰也覺得,張云飛只是深藏不露,不依靠家里,并不是家里沒錢。

    “你們好好干,以公司的發展速度,你們很快也能跟我一樣,幾萬塊不算事。”張云飛大氣地道。

    李冰激動,他昨晚幾乎睡不著,就想什么時候能像張云飛一樣,花幾萬元跟普通人花幾元似的。這時聽張云飛這么說,立即大聲響應:“我一定努力,爭取早日和張總一樣。”

    馬屁精。張少彬鄙視。可和李冰一樣大聲響應的還有很多同事,張少彬邊翻白眼邊心里發狠一定要努力,多掙錢。

    員工們的激情就這樣被調動起來了。

    張云飛一進自己的辦公室,牛雷馬上把門關上,神神秘秘道:“咋樣,昨晚得手了沒有?”

    都是男人,心心念念那點事,牛雷又是過來人,怎會不清楚?他和老婆說起這事的時候,老婆好奇心爆棚,一直吵著要看秦沐長啥樣,不為別的,只為張云飛花這么多錢追。

    張云飛得意地揚揚眉毛,傲然道:“當然。要花這么多心思還沒拿下,也太差勁了。”

    “哈哈哈。”牛雷大笑,道:“兄弟沒讓我失望。”

    張云飛吹噓幾句,關心了一下牛雷,道:“你和嫂子昨晚怎么過?”

    牛雷整個人舒舒服服癱坐在沙發上,笑瞇瞇道:“回家吃你嫂子做的菜,順路買一束紅玫瑰回家。對了,你嫂子問你什么時候有空,要請你們倆吃飯呢。咱也別上館子了,就在家吃。”

    牛雷的老婆黃英做得一手好菜,水平堪比大廚,所以牛雷一般不下館子,都在家里吃。對他來說,什么云天閣,比不上老婆做的餃子。

    “以后再說吧。”張云飛現在只想把所有空閑時間用來和秦沐獨處,兩人你儂我儂的,哪有時間見不相干的人。

    “什么以后,要不就今晚?我打電話跟我老婆說一聲就行。”牛雷特別熱心。

    “不不不,以后再說。”張云飛笑嘻嘻道:“沒時間,你懂的。”

    一句你懂的讓牛雷再次大笑起來,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道:“是,我懂。想當年,我和老婆剛結婚那陣子,也是天天湊在一起,起碼兩三個月后才好些。”

    “怎么了?”他下意識追了過去。

    孟子雨沒理他,飄到飲水機旁倒水,滾燙的熱水倒進懷里,咖啡的香味擴散開來。

    張云飛并不知道她昨晚一夜沒睡,時不時悄悄流淚,眼睛沒腫成核桃已經算不錯了。今早她一到公司,沒見張云飛,估計他肯定和昨晚送花的女人在一起鬼混,心痛得沒辦法呼吸,坐在電腦前一直發呆,沒想到好不容易穩定心神,出來泡咖啡就遇到他。

    跟那女人那么好,還回公司干嘛?哼!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