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頭狼 > 卓爾不群 2462 我當先鋒!
    那小伙一下子被錢龍穩穩磕中命脈,疼的“嗷嗚”的一嗓子蹲在了地上。

    “泥馬勒比,行啊!”一膝蓋結束后,錢龍直接奪過對方的大關刀,兩手握住刀把,像是扔鐵餅一般,原地旋轉兩圈。

    要知道當時我們身邊圍滿了小青年。

    頃刻間,六七個躲閃不及的小崽子被刀尖和刀刃掃中,慘嚎連連的就跌倒在地上,剩下的人忙于避讓,很快酒店門口那一片就變成了真空地帶。

    “咣當!”

    又從原地轉了兩圈后,錢龍扔下關刀,拽著我就往出走。

    走到玻璃轉門時候,他扭過來腦袋,指著剩下那些已經躲到前臺旁邊的精神小伙咒罵:“曹尼瑪得,誰特么敢攆出來,原地腿給掰折扔馬路牙子上去,不信就試試昂!”

    那幫小社會一個個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對視,估摸著都讓錢龍這通騷操作給干懵圈了。

    從酒店里出來以后,我倆沒敢再順著大馬路晃悠,迅速鉆進一條小巷子里,東拐西繞的轉了半天,直到成功把我們自己給繞迷路后才停下腳步。

    “呸!”錢龍虎了吧唧的吐了口唾沫,一屁股坐在地上,惡狠狠的罵咧:“草特么的,說我穿絲襪,老子這輩子除了我大哥和誘哥以外,最煩的就是穿絲襪的男人,沒想到居然還有人說我..”

    “爹,知道不?剛剛那兩圈旋風斬差點沒給我斬落馬下。”我心有余悸的縮了縮脖頸嘟囔:“大哥,妹看到對方多少人吶,那里頭要是真有一兩個不要命的選手,這么晚了,讓我上哪給買紙錢燒去。”

    “愛啥啥,侮辱我人格可以,但是不能侮辱我的愛好。”錢龍皺了皺鼻子,甩動幾下自己手腕感慨:“別說,經過剛剛那么一動彈,我好像不冷啦,感冒藥都省的吃啦。”

    “如果咱倆跑的快,損失可能不是感冒藥,而是一副雙拐或者輪椅,信不?”我白楞他一眼道:“說這么多年啦,別人都在變,為啥唯獨一點變化沒有,上學時候就經常一挑七,結果讓人把按在尿池子里ko的事兒都忘了?”

    “爸爸這叫越敗越戰,越戰越勇。”錢龍歪著脖頸,朝我不耐煩的擺擺手道:“行啦行啦,別特么給我上課了,趕緊問問周老大到底搞什么飛機,我這特么擂臺賽都干完啦,他還沒出來接駕。”

    “真是我爹,血脈相連的那種。”我啐了口粘痰,撥通周德的號碼。

    周德語氣急促的出聲:“喂老板,剛剛臨時出點小狀況,對伙的人找到酒店了,我和小九老板的幾個嫡系順窗戶跑了,這會兒在哪呢,我過去接。”

    我吹了口氣苦笑:“我特么也不知道我在哪,找好地方給我發定位吧。”

    沒猜錯的話,剛剛那群小崽子應該就是沖周德他們去的,想到這兒,我嘗試的按下葉小九號碼,想看看能否打的通。

    “嘟..嘟..”

    聽筒里很快傳來等待音,說明葉小九的安問題現在應該沒什么大礙,對方似乎就是在等待援兵過來。

    電話很快接通,那邊傳來一道完陌生的男聲:“頭狼王朗?請問是葉老板的好朋友嗎?”

    “是的哥們,小九不在嗎?”我裝傻充愣的接茬。

    對方笑呵呵的出聲:“在是在,但他現在不太方便接電話,能不能聯系到他家里人,幫我轉告一聲,葉老板在石市打牌欠了一大筆錢,如果不能及時還賬的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麻煩了哈。”

    我咳嗽兩聲繼續道:“哥們,我能不能多嘴問一句,他欠們多少啊?”

    “看來葉老板的知心朋友還不少嘛,算上,今天已經是第八個主動想幫他還錢的朋友,只可惜前七位的經濟實力都達不到。”電話那邊的男人戲謔的冷笑:“是這樣的,葉老板前幾天在我們這里打了一場葷牌,連輸帶消費總共欠我們六千萬,不知道王老板有沒有這個能力幫忙償還。”

    “呵呵,他這是消費母親了吧,收費這么高。”我鄙夷的冷笑。

    電話那邊的小伙估計歲數也沒多大,很成功的被我給點燃,破口大罵:“臥槽尼瑪,再說一句!”

    “我再說五句能順著手機爬出來是咋地,別特么沒屁擱楞嗓子眼。”我嘲諷的吧唧嘴巴道:“想要錢,給我說個實在數,合適的話,我馬上給轉過去,可能不太了解葉老板的實力,他跟人嘮的一般都是論太陽計算的買賣,我的意思能明白不?”

    小伙嘴臭的又罵了一句:“我明白爸個胯子,六千萬一個子兒不能少,我們要現金交易,有能耐就來石市贖他,別再打電話了,聽懂沒有!”

    掛斷電話以后,我朝著正擺弄自己花襯衫的錢龍聳了聳肩膀:“小伙脾氣還挺倔強,不過葉小九應該是沒受啥罪,他不受罪那七哥肯定也沒啥問題,眼下的當務之急是得弄明白他們究竟被關哪去了,看看能不能找個能過話的中間人。”

    “這種事兒求人不如拜己。”錢龍站起來,表情認真的摸了摸自己沒有大門牙的嘴巴念叨:“想啊,對方敢抓葉小九,真的一點不知道他啥身份啥家庭嘛,肯定多少得了解一下吧?”

    “那肯定。”我微微點頭。

    “了解完以后還敢這么干,要么是窮瘋了,要么就是真不鳥。”錢龍揪了揪喉結,點上一支煙道:“葉家的面子都不甩,覺得找誰能好使,韓飛還是連城,他們在北方倒是都有實力,關鍵人家跟葉小九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只要幫忙,欠的人情就得咱還。”

    我也點上一支煙,猛嘬幾口點頭:“這話沒毛病。”

    “所以啊,明知道求人可能還沒結果的事兒,咱還白白浪費時間,不如直接開打。”錢龍擼起袖管道:“對方不是號稱地癩子嘛,那咱就以他們這一畝三分地為界,給咱家的戰士們都吆喝過來,看看誰能把誰收拾明白,而且這事兒結束以后,甭管咱成沒成,他葉小九都絕逼得欠頭狼一份大人情,自己扣肚臍眼好好琢磨琢磨是不是這個理兒,只要說開干,那爸爸馬上就進入先鋒角色,就一個條件昂,完事以后再領我去生哥的ktv找那倆老北鼻敘敘舊...”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