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武俠世界俠客行 > 序列之主 第八百五十九章 再臨青城
    “你……想要建立自己的王朝?”

    任道遠聞言一驚,片刻后面色恢復如常,點了點頭,道:“不錯,你是虞淵族人,上古苗裔,便是建立自己的國度也是尋常,確實不用在乎大周國君。”

    李俠客雖然曾受到儒門恩惠,任道遠更是曾向他宣講過入門精義,對李俠客有傳道之恩,但是這種恩惠相比李俠客的身份而言,其實算不得什么。

    當初虞淵族人對人族有大恩,他們儒家門徒反哺虞淵族人的后代,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一件事,沒有任何挾恩圖報的理由和資格。

    任道遠深明其理,因此當李俠客說要自己建國時,他迅速便明白過來,知道大周朝的敵人又多了一個,而且還是最大的一個。

    別人推翻大周,建立新朝,任道遠都可能會竭力反對,甚至出手阻止,唯獨李俠客的身份與眾不同,他們對整個人族有恩,有巨大的教化之功,而今大周無道,妖魔橫行,虞淵族人看不下去,想要撥亂反正,另立新天,這個你理由冠冕堂皇,誰也無法反駁。

    李俠客見任道遠明白自己的意思,長長吐出一口氣,笑道:“我還以為太師會出言阻止我呢。”

    任道遠搖頭道:“王朝興衰,自然之理,天下沒有長盛不衰的王朝,區別只在長短。大周朝國運八百有余,已經算得上維持很久的朝代了。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歷代王朝,無出其理。”

    “至于這大周朝,到底能撐多久,老夫也不得而知,只是我身為當朝太師,儒門門主,肩負平定天下,為國為民之后則,只能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任道遠對李俠客苦笑道;“俠客,只盼你真要舉事之時,多想想天下百姓,不要為了一己之私,以至生靈涂炭。”

    李俠客笑道:“老太師,我已經當過好多次皇帝了,對皇帝這份工作,我是熟練工!”

    任道遠:“……”

    李俠客這句話聽著怪里怪氣,但任道遠卻已經聽明白了,奇道:“你當過皇帝?”

    他心念電轉間,已經有了幾分猜測:“你曾到過大周之外的小世界?”

    儒道佛魔四大宗門,每一個宗門之中都有浩如煙海的典籍,記載著種種奇聞異事,以及先人的見識和閱歷,以便后人參考。

    儒門作為四大宗門中最大的一個門派,傳承久遠,歷代先人的見識自然廣博,任道遠作為儒門門主,坐鎮天下兩百多年,自身底蘊和見識遠超常人,在聽到李俠客的說話之后,瞬間把握住其中的要點:“你是怎么進入小世界的?”

    李俠客道:“我體內有我生父生母煉制的神器,可以帶我穿梭周天看,云游各界,我在有的小世界里當過幾次皇帝,當的還都不錯。老太師,以我之見,這大周你不要管了,不如咱們兩人合力出手,將這天下平定,到時候我登基為帝,你來輔佐豈不是好?”

    他循循善誘:“你是儒門門主,只需放出話來,便有無數高手歸附,我是虞淵族人,諸多門派,只要是人族高手都不好意思向我出手,我同時又是青城山十二連城的老幺,再加上與如今各家門派的后起之秀關系要好,嘿嘿,咱們兩人合作,不用耗費多大力氣,便能將這天下平定下來。老太師,想要一個國家太平無事,那就得需要一個強有力的朝廷。”

    任道遠搖頭道:“我是幾朝老臣,豈能變節投敵?大周再不堪,那也是我人族國度,如今天下動亂,妖魔四起,固然與這幾代人皇昏庸有關,但我身為當朝重臣,一國太師,也難辭其咎。”

    他對李俠客道:“這大周最后一個人王是你二叔殺死的,萬千罪孽也有他一份,大周落到現在這個地步,與紅日道人出手有很大關系,俠客,你秉性良善,自然不忍心看天下黎民受苦,紅日道人造的孽,你得想辦法收拾一下殘局。”

    楊行舟手指南荒地界,笑道:“我這不正收拾這么?”

    兩人雖然坐在大廳之內,可是重重建筑并不能擋得住他們兩人的目光神念,此時十幾萬里之外的南荒地界,插在血窟之內的鐵血大旗鯨吞狂飲,產生無匹吸力,發出道道紅光,將附近血魔族人全都吸入其中,化為養分,滋養自己。

    隨著它吸入的血魔族人越多,威力就越大,本來只有普通旗桿大小,可是現在卻是越長越高,越長越大,猶如上古時期頂天立地的神木巨樹,一面旗子遮住半邊天空,如同垂天之云,旗面之下所有血魔族人或者有血魔氣息的生物,全都被它吸附而去。

    便是旗桿都深入地下,直達地底血海,竟然開始抽取血海的海水為養料,似乎要斷了整個血魔族人的根一般,兇威赫赫,震蕩諸天。

    此時隨著旗桿向地底的深入,楊行舟已經感應到了地底一團邪惡強大的氣息好像被旗桿驚醒了一絲,某一個古老陳舊的存在似乎有了蘇醒的征兆。

    “還是見好就收吧。”

    李俠客心中一凜,能令現在的他都感到難以匹敵的存在,自然非同小可,心念動間,南荒十萬大山中的鐵血大旗微微搖動,旗桿不再汲取地底血海的力量,只發出一片紅光,籠罩南荒邊境,掃蕩群魔。

    “怎么?地底還有厲害的生靈?”

    楊行舟操縱鐵血大旗這番變化,任道遠也略略感知的到,臉色凝重道:“幽冥血海里面到底有什么樣的存在,到現在一直無人能夠能了解清楚,血魔族人也只是血海內其中一樣生靈而已,另外還有不少厲害的存在,只是很少來到世間作亂。你感應到了什么?”

    李俠客點頭道:“差點驚醒了一個邪惡的存在,也不知是什么樣的生靈,還是不要打攪他為好!”

    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憂慮之情,現在大地之上亂成一團,血魔族人已經令人頭痛的了,若是再有別的厲害怪物降臨大地的話,不知道還會死多少人。

    在太師府內歇息了幾日,李俠客飄然而去,在他走后,開始有無數人向中京城附近匯集,這里有十二金人坐鎮,妖魔鬼怪俱都不敢靠近,只有這里才算得上亂世中的一塊凈土,不虞被血魔抓了吃。

    這么多人涌向中京,令任道遠大為頭痛,中京各地人手吃緊,便是糧食也岌岌可危,這么多人光是吃喝拉撒都是一個大問題,已經擺在了很多人的面前。

    而就在中京大小官員頭痛之時,李俠客已經來到了青城山,已然看到了環山而建的寒鐵古城,在感應到他的氣息之后,整個寒鐵古城都輕輕震顫起來。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