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武俠世界俠客行 > 序列之主 第八百五十八章 請求
    “始皇帝的氣息?”

    在李俠客操縱十二金人滌蕩中京城時,大地震蕩,九天十地的生靈都被驚動,億萬里外的大海深處,巨龍咆哮,龍宮搖晃,驚動無數水族。

    一名老龍張開雙目,暮色金光,方圓萬里海底,都被他目光照亮,映現出海水中無數夜叉、海將,大小城堡鋪在海底,內有無數海底精靈穿梭來回。

    “始皇帝啊!”

    那張開雙目的老龍搖動身子,化為人形,雙目中流露出恐懼之色,喃喃道:“血與火的時代,又要來臨了么?”

    而在地底深處,無盡血海之內,一個龐然大物從中升起,血海之中浮現出一個巨大的頭顱:“人族始皇帝?他回來了?”

    血海中血浪翻騰,一道意念從無數血魔族人的心中升起:“快回來!不要招惹人族!”

    在南荒,在西方,在天上,在地下,所有生靈都被始皇遺寶驚動,許多沉睡多年的生靈都被驚醒,恐慌的情緒在天地間彌漫出來,遠古的記憶也被始皇遺寶喚醒。

    “咄!”

    李俠客站在中京城上空,陡然一聲大喝,覆蓋中京的上下兩層金光猛然合并,如同金鈸一般,將中間倉皇逃竄的魔物瞬間拍成齏粉,嚎叫聲還未傳出,便已經被完全抹殺。

    本來中京城亂了好幾年,好多妖魔鬼怪趁機來到中京城內,各有圖謀,本來他們潛藏的隱蔽,任道遠又受了重傷,難免有所疏漏,是以一直未能將這些妖魔鬼怪全都找出。

    可是現在李俠客一到,這些家伙倒了血霉,被李俠客催動十二金人,直接一鍋端,再大的本領也跑不了,金光合攏,自此魂飛魄散。

    “據說中古時期,始皇帝在位時,中京城無有任何妖魔鬼怪生亂,連靠近中京千里之內都不敢,現在看來,傳聞果然不假!”

    眼見李俠客在頃刻之間,便解決掉了中京內的隱患,任道遠微微嘆息:“前人留下如此大好局面,可嘆我后人竟然非但沒有在此基礎上更進一步,反倒是越來越差勁,到了現在,這朝廷別說比擬始皇帝了,便是想要成為一個太平王朝,都難以做到,嘿嘿,后人越來越沒出息,實在無顏見先人!”

    李俠客笑道:“是啊,世道必進,后勝于今,這才算是真正的發展路線,若是一代不如一代,那后人也太過沒出息!”

    他說到這里,將手中鐵血大旗猛然一扔,大旗化為一道紅光,直插南荒而去。

    南荒地界正有一個巨大的血窟,無窮盡的血魔族人正源源不斷的從血窟中沖出,席卷南荒,現在正在與南荒各大宗門勢力對峙,雙方死傷不斷。

    這鐵血大旗飛出之后,直直的插在血窟之中,瞬間變大,旗桿高聳入云,似乎把天都要捅破,將巨大的血窟整個填滿,堵住了血魔族人的出口。

    隨后這旗桿猶如吸管吸水,將洞窟內的血魔盡數吸附到旗桿內部,直達上空的旗面,將這血魔化為精血,滋養自身。

    眼看著旗桿越來越高,旗面也越來越大,紅光血氣繚繞,從京城方向也可以看到,一面血色大旗正從南荒冉冉升起,血云雷電在這旗桿附近不斷轉動,恐怖的氣息正從這桿大旗上散發出來。

    “這鐵血大旗,好像正是血魔族人的克星!”

    見這大旗有如此異象,任道遠大為驚訝:“難道昔日始皇帝鍛造這桿大旗,就是為了對付血魔族人的么?”

    李俠客搖頭道:“昔日種種事情,都湮沒在時間的洪流之中,很多真相都難以知悉,這大旗到底是怎么煉制的,恐怕很多人都說不清楚了,除非當時的天工一族還在人世間,否則的話,恐怕沒人知道具體的情形了。不過這鐵血大旗竟然是血魔族人的克星,竟然能吸收血魔做養分來凝練自身,這確實是出乎我的意料。”

    剛才他操控鐵血大旗之時,便已經感覺到手中大旗對鮮血的渴望,一開始李俠客還以為這是神器對殺戮與血腥的渴望,還有點覺得這始皇帝遺留下的神器太過暴戾,后來才發現,鐵血大旗這種鮮血的渴望似乎不僅僅是殺戮,更多的則是一種“進食”“饑餓”的韻味在其中。

    明白這一點后,李俠客方才將神器離手,看它到底要怎樣,卻沒有想到這桿大旗竟然會以血魔為食,甚至依靠血魔族人的精血來提升威力。

    本來血魔在人間肆虐,已經占據了南荒好大一塊地盤,有不少門派高手都死在了血魔手中,現如今更是處處有血魔混跡人間,伺機興風作浪,搞的人間界一片狼藉。

    也有高手想過將血窟封印,不讓血魔有機會進入地面,但是血魔族人對于幾大血窟防御森嚴,諸多高手合力,都無法撼動他們的防衛,這封印血窟自然也就無從談起。

    可是現在,鐵血大旗從空而降,直插血窟所在,血魔族人那么多的大高手,竟然全都無法阻擋,被鐵血大旗輕而易舉的將血窟堵住,而且還肆意抽取血魔為食物,祭煉自身,血多血魔高手甚至都不敢靠的太近,生恐這大旗把他們都吸過去吞掉。

    “怪不得這桿大旗叫做鐵血大旗,嘿嘿嘿,看來煉制之初,就是為了對付血魔族的。”

    李俠客感應到鐵血大旗的狀況,也是驚詫之極:“估計始皇帝橫推八方六合時,也遭遇過血魔族人,以他的眼界,自然知道血魔族的危害,所以才煉制了故意針對血魔的神器。”

    任道遠道:“誰知道呢!俠客,你這一次出手,可是幫了我的大忙,肅清了整個中京,中京城好歹能真正的安穩下來。”

    他對李俠客道:“如今天下亂成一團,九宗十三派,八十一門,俱都蠢蠢欲動,天下有分裂之虞,各種勢力涌現,百姓流離失所,苦不堪言。你既然返回中京,正好和我一起平定天下,還百姓一個太平,肅清鬼物,重建大周!”

    李俠客見他神情懇切,若他只是普通的大周朝人,或許還能答應老太師的提議,可他畢竟是虞淵族人的后代,又在小世界里做過多年的皇帝,一向不甘人下,讓他自己建立一個帝國,他倒是可以考慮,讓他輔助別人建國,他卻是難以答應。

    當下搖頭道:“任太師,我是虞淵族人,要建國也是要建立之的國家,而不是重建什么大周!太師若是有意,不妨隨我一起開創一個新的國家,至于這大周王朝,早就不該存在了!”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