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最強吞噬升級 > 正文 第418章 慘不忍睹
    片刻后,眾人便只見陸千秋站在臺上仰天大笑,而在他對面的陸平安,則是躺在了地上,氣息虛弱。

    “結束了嗎?”

    “陸平安輸了?”

    “看來今年又是稷下學院奪得大比頭名了。”

    “這也難怪,陸千秋那以三足金烏為意境的陣法,太過霸道強勢了,陸平安的劍勢雖然也很強,但從結果來看,似乎還是要略遜一籌啊。”

    “依我看,他們之間的差距,就是在于血脈品階,天階中品和玄階上品比起來,簡直是有天壤之別。”

    四周觀眾皆是對此展開了議論,全場一片嗡嗡作響。

    而后,陸千秋轉頭說道:“裁判,還不宣布結果?這敗類已經被我打敗了,你還在等什么?”

    裁判看了陸平安一眼,剛要說些什么,卻見陸平安突然說道:“我怎么可能就這樣敗給你?”

    陸千秋先是感到有些意外,沒想到陸平安受了這么重的傷勢,竟還能說出話來,然后,他又一臉蔑視地道:“就你這樣子,除了還能叫兩聲之外,又還能做什么?”

    話音一落,陸平安就以藏鋒劍作為支撐,從地上站了起來,繼而狠狠地盯著陸千秋,道:“還能把你打得落花流水!”

    陸平安韌性,遠遠超出了陸千秋的預料,這讓他不由一愣,旋即冷冷道:“你這家伙,還真是有點煩人啊,既然你這么想繼續挨打,那我就成全你!”

    言罷,陸千秋便緊握長銅杵,操縱起另外三根短銅杵,在身前擺出陣列,滾滾靈力涌動而入,于幾個陣點之間流通聯結……

    陸平安深吸了口氣,強行鎮壓住慘烈的傷勢,又調整好體內氣息,緩緩舉起藏鋒劍。

    在陸千秋那陣法亮起金光的同時,陸平安的劍刃之上,也亮起了明耀之極的白虹劍光。

    陸千秋鄙夷地道:“又是這一招?你以為你還有機會能毀掉我的法器?別做夢了,這一次,你就給我滾下臺去吧!”

    尖銳的啼鳴聲,再次從陣法中傳出。

    緊接著,燦爛的金光又凝成了頗具神威的三足金烏,以更為強盛的破海沖天之勢,展翅飛沖!

    藏鋒劍之上的白虹劍光,也變得愈發明亮了起來。

    但奇怪的是,本應能瞬間出擊的陸平安,卻遲遲沒有動手,似乎是在等待著什么。

    陸千秋這次的金烏陣法威勢,明顯要比之前強了不少,非但更加威猛熾烈,甚至其攻勢所經過的地方,那已然龜裂開來的比試臺,竟是有了些許溶化的跡象。

    要知道,四國大比的比試臺,可不是由普通石頭筑造而成的,這三足金烏光憑掠過的氣息,就能產生這種效果,實屬驚人。

    而眼看三足金烏越來

    (本章未完,請翻頁)

    越近,陸平安還是在凝蓄劍光,并未出劍。

    眾人見狀不免大感驚疑,不知道陸平安究竟想要干嘛,這要是再不出手,被直接命中的話,后果不堪設想!

    陸千秋笑道:“哈哈……是不是已經沒有力氣出劍了?你說你好好在地上躺著認輸不行嗎?非要站起來死撐,現在好了吧,又要受傷了吧,活該,真是活該啊!”

    比試臺上,金光大盛,如驕陽照耀四方,熾盛明亮,威勢異常洶涌!

    陸平安還沒被真正擊中,整個人就先被淹沒在了金光之內。

    而此情此景,卻是讓人們大驚失色,心想陸平安還沒有反應,難道是要等死嗎?

    炎熱的氣息,撲面而來,可陸平安卻是站立原地,巋然不動,強行運力抵抗這些氣息所帶來的影響。

    直到那只由金光凝成的三足金烏,飛到他身前三米之外的時候,他才有了新的動作,雙臂微微一震,啟用“黑魔之氣”!

    黑色的魔氣涌入白虹劍光之中,兩者匯聚交融,形成一股黑白劍力,既明耀又幽冷,力勁凝練精純!

    這是陸平安在獨上琴山之時,曾經用過一次的“黑魔如歲”劍招。

    只因在他看來,雙方實力相差不大的情況下,唯有用黑魔之氣的暗屬性,才能應對陸千秋的光屬性。

    但今天的情況,終究還是有所不同,陸平安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可不敢明目張膽地施展出這一招。

    所以,他才要冒險等待,等三足金烏飛到身前,以金光掩蓋魔氣,再瞬間出劍,將其引爆開來,那么其中的魔氣濃度就會降到最低,不易被人所察覺。

    而現如今,三足金烏已來到陸平安前方兩米的距離,他便將這一招“黑魔如歲”的劍力,從藏鋒劍上奮力劈斬了出去!

    黑白劍力與三足金烏相撞,發出轟然炸響!

    雙方僵持片刻后,其中帶有魔氣的劍力,開始將金光所摧毀,并連同白虹劍力,斬入其中!

    轟!

    劍力猛然斬落,頓時便將三足金烏一分而二,那強盛熾熱的力量,隨著金光四溢散開,粉碎于無形!

    狂風熱浪向四周激蕩開來,由于過于強勁,導致人們的視線與感知力,都受到了影響。

    甚至就連站在一旁的裁判,都沒有清楚地感知到魔氣的存在。

    與此同時,陸千秋噗的一聲,吐出鮮血。

    他手上的長銅杵出現裂縫,懸浮在空中的三根短銅杵,更是齊齊炸開。

    “這……這是什么劍法?為什么氣息這么詭異?為什么能夠斬碎我的金烏?!”

    陸千秋滿臉驚愕地說著,其實他也沒有確切地感覺到那黑白劍力的情況,只是隱隱覺得有點不對勁。

    (本章未完,請翻頁)

    “為什么?因為我比你強啊,白癡!”

    陸平安怒罵一聲,持劍向陸千秋疾沖而去。

    “你就是個廢物!敗類!你是不可能贏我的,這輩子都不可能!”

    陸千秋大叫著,緊握住僅剩的長銅杵,向前揮打而去。

    一道金光飛出,但其力量明顯弱了很多,一方面是因為陸千秋的傷勢也很重了,另一方面在于,這不是陣法,甚至連尋常術法都算不上,只是以靈力注入發起的簡單攻擊。

    而事實上,陸平安的身體狀況,并不比陸千秋要好多少,他剛才距離三足金烏炸開的位置極近,雖然已是迅速避開,還有暗金之甲護體,可卻無法完全規避,使得原本的傷勢又加重了一些。

    但即便如此,陸平安還是憑著更為堅韌的意志力,更加強烈的獲勝**,像是在燃燒生命力一般,讓自己保持在一個高強度的戰斗狀態!

    所以,此時陸平安僅憑一道劍風,就將陸千秋的金光給撕裂了開來。

    陸千秋被震得后退了兩步,等他穩住身形的時候,卻見陸平安已經站在了他身前。

    砰!

    陸平安沒有用劍,而是揮出一個拳頭,狠狠地砸在了陸千秋的臉上!

    幾顆大板牙,隨著一灘鮮血,從陸千秋嘴里飛出。

    陸千秋腦海一片空白,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另一邊臉頰,立馬又迎來了一記重拳!

    而后,陸平安又一拳轟在了陸千秋的腹部上,打得他整個人雙腳離地,卻沒有飛起來。

    砰砰砰……

    陸平安以不同的方式,接連不斷地將拳頭落在陸千秋的身上,就像是打沙袋般,毫不手下留情!

    如果只是單純想要獲勝的話,陸平安大可直接將陸千秋打出比試臺。

    但他這很明顯,就是要痛痛快快地毆打陸千秋一番,以泄心頭之恨!

    而且,這種只帶了一點靈力的攻擊方式,并不會造成什么影響日后修行的重傷,只是需要承受極為疼痛的皮肉之苦罷了,一般情況下,裁判也不會因此而叫停比試。

    沒過多久,陸千秋就已是鼻青臉腫,滿臉都是鮮血,而且還遍體鱗傷,就連骨頭都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哪怕這對于轉生境以上的修士來說,不算是什么大問題,可從視覺上看來,還是顯得慘不忍睹。

    同時,陸千秋也有點神志不清了,眼神迷離恍惚,仿佛隨時都會暈倒過去。

    陸平安這才喘著粗氣,停下沾滿鮮血的拳頭,然后又一手提起陸千秋,道:“你現在是不是覺得你自己很慘?但我告訴你,這比起你對我做過的那些事來說,只是九牛一毛!那時候,你甚至都快要把我給害死了,你知道……死是一種什么感覺?”

    (本章完)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