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金剛不壞 > 正文卷 第三百九十章 赫赫有名的三煞莊
    “一刀!”

    看到身后的二人,王遠亦是一愣。

    身后隊伍為首的二人不是別人,正是王遠的老相識,割一刀震九州和小樓一夜聽春雨。

    這倆人可是王遠在游戲里最早結識的人,一刀這個家伙沒啥壞心眼,就是心里沒逼數,而小樓一夜聽春雨此人王遠就不大喜歡了。

    上次在虎嘯林也是因為這小子嚷嚷著要強boss,和王遠鬧得挺不愉快的,自那以后,王遠和一刀也沒咋交際過。

    想不到,竟然在華山論劍的賽場上遇到了他們。

    “沒錯,是我!”見王遠還認得自己,割一刀震九州相當興奮,旋即有些疑惑的問道:“你怎么不去參加單人賽?”

    在割一刀震九州的印象中,王遠當初拒絕了自己的邀請,顯然是個獨行俠,所以按理說王遠應該去參加單人賽才是。

    “有老板花錢!”

    王遠笑了笑,隨手指了指飛云踏雪。

    “哎呀!”

    聽到王遠的話,割一刀震九州突然遺憾道:“我怎么忘了這茬了,早知道我花錢雇你啊,我出重金……”

    “呵呵!”

    王遠微微一笑,沒有搭茬。

    割一刀震九州一如既往的心里沒逼數,就他兜里那幾個鋼镚在飛云踏雪面前冒充有錢人?

    “可惜了可惜了!”割一刀震九州猶自嘆息道:“要是咱們遇上,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千萬不要傷了和氣……”

    王遠:“……”

    好么,話說的是沒錯,怎么感覺在割一刀震九州嘴里說出來這么別扭呢?

    “你怎么也來參加團隊賽了?”王遠好奇的問道。

    割一刀震九州有個幫派好像叫什么三煞莊,剛玩游戲的時候,王遠和他們打過交道,一群烏合之眾而已,想必這樣的幫會也不會有什么強力的戰隊,參加團隊賽怕不是一個回合就被刷下去。

    “團隊賽才能顯示幫派硬實力啊。”割一刀震九州得意道:“指不定我們就天下第一了呢。”

    “我……”

    王遠暗吐一口老血,媽的,自己就多余理他。

    的確,單人賽成績再好,終歸只是一個高手,網游從來不是一個人的游戲,一個人再強,也不可能以一敵百,只有團隊強大,才能凸顯一個幫派的高手數量和質量。

    話雖如此,可割一刀震九州未免太樂觀了一些,這臭不要臉的儼然已經把天下第一都內定了啊。

    “那你們加油啊!”

    王遠擺擺手,轉過頭去不再理會積極樂觀想屁吃的割一刀震九州。

    “這人誰啊?”

    王遠身旁的烏合之眾其他人也都聽到了割一刀震九州的話,心里亦是頗為驚駭。

    團隊賽參加人數雖少,可水卻很深,烏合之眾個個都是高手,現在在這個場合都不敢說自己穩穩晉級,可后面這人卻叫囂著要拿天下第一,當真是厚顏無恥至極。

    常言道,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王遠實力這么強,他的朋友想必也不會弱。

    “割一刀震九州!你們不認識……”

    王遠深知割一刀震九州是什么德行,擺了擺手,有些無語道。

    “割一刀震九州?”

    聽到王遠的話,一旁的馬里奧突然驚訝道:“三煞莊那個?”

    “你還知道三煞莊?”

    王遠也是奇了怪了,這個三煞莊不就是一群烏合之眾?難道很有名嗎?連馬里奧這樣的高手都有所耳聞。

    “廢話!”

    其他人也紛紛道:“誰不知道三煞莊啊!想不到老牛你和他們幫主還認識。”

    “?????”

    王遠更蒙圈了:“他來頭這么大嗎?”

    “來頭不大,但是有名啊!”馬里奧笑道:“這個三煞莊出了名的有教無類,只要想入會,就算是一級的新手也要,江湖人稱“一鍋燴”,割一刀震九州外號叫“刀廚子”,說的就是他不挑食。”

    “額……”

    王遠神情一滯。

    但凡玩幫派的對幫內玩家都有基本入會需求,致力于打造一個綜合實力強悍的幫派,三煞莊這種招人方式,顯然有些撿破爛的意思。

    思及此處,王遠暗道好懸當初自己看這小子傻了吧唧的所以沒入三煞莊,不然還不得被人笑死。

    “三煞莊還是有幾個高手的!”

    這時,長情子突然道:“那個小樓一夜聽春雨就十分厲害,不久前我和他交過手。”

    “是嗎?”

    王遠轉過頭看了一眼小樓一夜聽春雨,不由得有些意外。

    長情子實力王遠是知道的,既然他說小樓一夜聽春雨是高手,那此人必然修為不低。

    想不到當初那個奸詐的小人,許久不見也成了赫赫有名的高手。

    不過也沒毛病。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嘛,何況這是在游戲世界里,奇遇這么多,指不定哪個無名小卒摔個跟斗撿個秘籍就一飛沖天了。

    “這和尚是誰啊?”

    與此同時三煞莊的隊伍中,幾人也在竊竊私語:“好像對我們老大一點兒也不客氣的樣子。”

    “他就是牛大春!”小樓一夜聽春雨道。

    “牛大春?那個開掛陰人的江湖敗類?”眾人聞言,俱是一驚。

    “不錯!”小樓一夜聽春雨聽春雨道:“此人卑鄙無恥狡詐,若是遇到他們,一定要無所不用其極。”

    說到這里,小樓一夜聽春雨惡狠狠地瞪了一眼王遠,似乎又想起了虎嘯林中那一幕。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競技場上玩家越來越多。

    中午十點整,一個披散著長發的黑衣人從天而降,落在了競技場內,隨著那人出現,整個競技場內突然一片肅殺之氣,空氣似乎都要凝滯一般。

    “呵呵!”

    黑衣人抬頭微微一笑,肅殺之氣蕩然無存,緊接著那黑衣人道:“華山論劍活動正式開始,老夫是這次華山論劍的裁判,獨孤求敗!”

    說話間,獨孤求敗一揮手,所有人只覺得眼前一晃,競技場場景突然變了模樣,從競技場擂臺,變成了山巒之巔。

    觀眾席周圍是壁紙陡峭的山峰,自上而下往前,深不見底,一陣山風吹過,使諸多玩家心中惶然。

    “華山論劍是武林盛事,本是天下高手齊聚一堂爭奪天下第一,現如今用來選拔青年才俊,一旦到了賽場,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擊敗對手!”

    講解了一番華山論劍背景和比賽規則后獨孤求敗最后宣布道:“第一輪比賽,三煞青年戰隊對戰洛陽紅花戰隊!”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