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金剛不壞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和事佬
    云橫秦嶺連死三次,其中兩次是死在王遠手里,沒有人比云橫秦嶺更明白王遠有多兇暴。

    之所以云橫秦嶺有底氣和王遠對著干,主要是因為兄弟會人多勢眾,而且各個都是高手,對付王遠大家都有錢拿。

    可現在兄弟會其他人顯然是不想插手了,就云橫秦嶺一個人又怎是王遠一伙人的對手。

    且不說王遠實力多強,就方才那個使劍的紅衣玩家,其實力就遠在自己之上。

    打是肯定打不過了,跑的話還有一線生機。

    云橫秦嶺思索了片刻,身形微微一晃再次使用出【無相殘影】。

    作為一個可以隱身的技能,無相殘影絕對是逃生利器,打不過隨時可以遁而遠之。

    “嘎達,嘎達。”

    然而云橫秦嶺隱身后剛走出復活點,突然聽到腳下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

    云橫秦嶺聞聲連忙低頭一看,只見一個木頭制作的小鴨子,正圍著自己轉。

    “?”

    就在云橫秦嶺納悶這是什么玩意的時候。

    “轟!”

    只聽轟的一聲響,鴨子突然爆炸,云橫秦嶺被硬生生炸退了三四步。

    雖然沒有受到多大傷害,但是卻顯出了身形。

    與此同時只見一個圓臉虎牙的藍衣小姑娘輕飄飄的從天而降,一臉玩味的看著云橫秦嶺道:“想跑,我讓你跑了嗎?”

    “唐門?這是機關術?!”

    看到那小姑娘,云橫秦嶺驚訝的叫出聲來。

    唐門的“千機變”是可以提高玩家洞察力的心法,無論是機關還是隱形的敵人,在唐門玩家面前都無所遁形。

    更讓云橫秦嶺感到驚訝的是,眼前這姑娘竟然還是個機關術玩家。

    機關術,在游戲中并不討好,沒啥攻擊不說,而且制作機關需要很珍貴的圖紙和書籍,又費錢又費腦子還沒啥威力,屬于極冷門的職業。

    可眼前這小姑娘手里的機關明顯比尋常機關術弟子呆頭呆腦的機關傀儡不知道靈性了多少。

    “砰!”

    就在云橫秦嶺驚訝之時,王遠已經追了過來,一巴掌拍在云橫秦嶺后腦勺上,可憐的云橫秦嶺再次被拍進了復活點。

    “我日!!”

    第四次出現在復活點的云橫秦嶺淚流滿面。

    連死四次,云橫秦嶺兩把刀一把被奪一把被打斷,江湖閱歷掉了也就算了,方才這一次死亡,功法還掉了一層境界。

    云橫秦嶺真是連死的心都有了(還沒死夠?)。

    復活點外,王遠正在糾纏那藍衣姑娘獨孤小玲。

    “玲啊,送我個鴨子玩玩。”

    “你要鴨子干什么?等我機關術升到頂級能做人傀儡了,我送你個雞……”獨孤小玲不愧是老污婆一條,張嘴就開始瘋狂飆車。

    所有人:“……”

    “你到底要怎樣啊!”

    看著近在咫尺正和姑娘談笑風生的王遠,云橫秦嶺崩潰的叫道,語氣像極了港臺偶像劇里的女主角。

    “解藥!”

    王遠聞聲轉過頭來,黑著臉道:“不然咱們就繼續耗吧,老子有的是時間,咱看誰耗得過誰。”

    “我……”

    聽到王遠的話,云橫秦嶺心里咯噔一聲。

    耗時間,王遠這一手可算是戳到了云橫秦嶺的軟肋。

    王遠是什么來頭云橫秦嶺不清楚,但是云橫秦嶺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

    殺手也是職業玩家,靠打游戲混飯吃的。

    出不去復活點,云橫秦嶺就沒法接任務,接不到任務就賺不到錢。

    普通玩家若是在游戲里賺不到,現實中還有別的工作,可云橫秦嶺若是游戲里被人斷了財路,那就只能吃土了。

    耗時間,云橫秦嶺是真的耗不起。

    就這么把解藥交出去,云橫秦嶺臉上肯定沒面子,可跟生活比起來,臉面又值幾個錢。

    “好吧!”

    思來想去,云橫秦嶺終于認慫,掏出解藥走出復活點遞給了王遠。

    “嗯!”

    王遠結果解藥看了看,隨手扔給了宋楊。

    “現在我可以走了……”

    “啪!”

    云橫秦嶺剛要問是不是可以走了,王遠又是一掌結結實實印在了云橫秦嶺的胸口,云橫秦嶺第五次出現在了復活點內。

    “我操!!!!”

    復活后的云橫秦嶺這地崩潰,指著王遠歇斯底里的叫道:“你到底有完沒完,解藥不是給你了嗎?”

    “哦?我說過解藥給我我就放你走?”王遠挑了挑眉毛反問道。

    “這……”云橫秦嶺頓時語塞,的確,王遠剛才只是要解藥,并沒說拿到解藥后會怎樣。

    “那你究竟怎樣才放我走?”云橫秦嶺帶著哭腔問道。

    “還沒想好!”王遠抓了抓后腦勺道:“先殺你幾天解解氣吧。”

    “我……”

    云橫秦嶺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現在云橫秦嶺是真的后悔了,后悔沒聽北冥有魚的話,干嘛偏偏來惹這個王八蛋,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掉,還特么一點兒道理都不講,這也太特么難纏了。

    就在云橫秦嶺絕望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在人群中走了出來,不緊不慢的來到了王遠跟前。

    “老魚,你不是不來嗎?”

    看到那人,云橫秦嶺不由得一愣,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北冥有魚,在此之前北冥有魚可是再三強調過自己不插手來著。

    “是你啊!”

    這時,王遠也認出了眼前這個老家伙,講道理,雖然北冥有魚和云橫秦嶺同為兄弟會的人,王遠并沒覺得北冥有魚有多討厭。

    “嗯,是我!”

    北冥有魚點了點頭道:“年輕人啊,得饒人處且饒人,不要趕盡殺絕……”

    “關你屁事!”王遠撇了撇嘴不屑道。

    王遠和北冥有魚又不熟,而且還是敵對關系,自然不會理會北冥有魚的話,再說了這事和北冥有魚也沒啥關系。

    “呵呵!”北冥有魚笑了笑道:“我是兄弟會的會長,他們都是我人,能不能給叔一個面子。”

    “你的人又怎樣?無緣無故殺我朋友,你空口白牙就想讓我放了他?”王遠冷笑著說道。

    放人當然不是不可以,可怎么也得拿出點誠意來,這一次王遠驚動了朋友圈一大半的朋友來助拳,好不容易才把云橫秦嶺堵起來,豈是一句話就能放人的。

    “我懂,我懂!”北冥有魚老油條一般的笑了笑,掏出一個紅色的盒子遞到了王遠面前,并打開了屬性展示。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