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金剛不壞 > 第七十一章 節外生枝
    “怎么了?”

    王遠聞言警惕的問道。

    雖然這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送信任務,但是以系統的性格,肯定不會像看起來這么簡單。

    “他看我的眼神不對!”

    杯莫停道:“狗曰的看我像看怪物一樣。”

    “切!”

    王遠撇嘴道:“你不是說,npc都看你像怪物嗎?”

    “不一樣!”杯莫停解釋道:“我現在沒有穿紅衣服,只有修為高的npc看到我才會有這種眼神。”

    “這么神奇嗎?你到底干了什么讓npc這樣看你?”王遠甚是奇怪,好端端的怎么就會被人當成怪物。

    “你怎么這么多廢話,快去交任務。”杯莫停黑著臉催促道。

    “……”

    王遠無語的來到玄悲面前施禮道:“玄悲師叔祖,您十數日沒有消息,慧輪師父恐生事端,特讓小僧來一探究竟。”

    “原來是少林寺的晚輩。”

    聽到王遠的話,玄悲老和尚睜開了雙眼,一臉和藹的說道:“我奉方丈師兄之命特去燕子塢拜訪慕容家,中途聽說四大惡人齊聚大理,特來支援,所以耽擱了些許時日,你回去告訴慧輪師侄,無需擔心。”

    玄悲和尚話音剛落,王遠就接到了系統提示。

    系統提示:你完成了師門任務【千里尋人】,請速回師門稟報。

    這就完成了?

    見任務完成,王遠有些不可思議,慧輪老和尚萬里迢迢的把自己忽悠到這南荒僻壤之地,莫非真的只是讓自己傳個口信?

    不過想想也是,這到底只是個師門任務,刷師門貢獻而已,應該也不會太過繁瑣,看來是自己把系統想的復雜了。

    “既然如此,那小僧就回去了!”

    王遠稍稍思索了片刻后說道。

    “嗯!”

    玄悲點了點頭,便不再理會王遠。

    “這……”

    王遠見狀,忍不住皺著眉頭看了玄悲身旁的胖和尚一眼。

    既然玄悲不再說話,看來任務是真的完成了,可是杯莫停明明說那胖和尚有古怪來著,難道杯莫停是在信口開河?

    不能啊,這小子雖然有些腹黑,可本質上還是個老實孩子,應該不是那種閑著沒事就吹牛逼的人。

    就在王遠盯著胖和尚胡思亂想的時候,那胖和尚似乎也感受到了王遠的目光,轉過頭來嘴角微微一揚,沖王遠露出了一抹不可名狀的笑容。

    “果然有古怪!”

    看到那胖和尚的笑容,王遠心中不由得一震。

    《大武仙》中,雖然絕大部分npc都有極高的人工智能,可是那些無關緊要的低級npc是不具備人工智能的。

    最直觀的區分,就是言談和表情。

    低級npc只是具有固定的喜怒哀樂程序,而智能npc則和真人無異。

    慧真慧觀,這倆人儼然是一個檔次的低級npc,這種npc基本就相當于一個擺設而已,是絕對不可能有這么傳神的表情的。

    “準備戰斗!”

    思及此處,王遠給杯莫停發了個消息,隨后猛的往前一步沖到玄悲身側,抬起右掌對著那胖和尚就拍了過去。

    “呵呵!”

    誰知王遠一掌拍過去,那胖和尚絲毫不見慌亂,只是往后退了一步,便輕松躲開了王遠的攻擊,而王遠的胳膊伸到一半就停了下來。

    顯然,王遠這一掌只是虛招,并沒有攻擊那胖和尚的意思,只是為了試探。

    低級npc,只要不被攻擊到就不會還手,而智能npc,則懂得趨吉避兇,規避玩家的傷害。

    這慧觀胖和尚是智能npc實錘了,而且看他閃避的身法,實力應該相當不弱。

    “哈哈!露餡了吧!”

    王遠哈哈一笑,右臂再次前伸,手掌五指一屈如雞爪一般對著慧觀的胸口就抓了過去。

    【惡龍掏心爪】

    誰知那慧觀和尚修為極其恐怖,見王遠伸手往自己身上抓來,也不閃避,左手輕輕一抬,兩根手指點在了王遠的手背上。

    “叮!”

    只聽得一聲輕響,王遠抓向慧觀和尚的手突然一個轉向,對著自己就打了過來。

    “啪!”

    王遠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一回事,王遠已經一爪子抓在了自己臉上。

    “我日!”

    如此詭異的一幕,驚的王遠冷汗順著后頸就流了下來。

    王遠本就根骨卓絕天生神力,自習得金剛不壞神功以來,更是力大無窮,出手判定之高無人可及,即便是boss級別的存在,在王遠面前亦是相形見絀。

    可眼前這慧觀胖和尚竟如此邪門,只是手指輕輕一點,就輕描淡寫的把王遠的攻擊給打了回來,如此強悍的修為簡直聞所未聞。

    “哦?”

    見王遠抓到自己面門竟然沒有受到太大傷害,慧觀也是微微一怔,有些詫異的問王遠道:“這是什么功夫?”

    不等王遠回答,王遠身后的杯莫停也已經殺到,手中長劍一舉直刺慧觀喉嚨。

    慧觀依舊神色淡然,大袖一揮,“嘩啦”一聲裹向杯莫停。

    杯莫停身形一轉,以極其詭異的身法躲開慧觀的袖口,手中長劍如毒蛇一般刺向了慧觀的肋下。

    “你這又是什么功夫?”

    慧觀再次一怔,身形微微一側躲開杯莫停的攻擊,同時左右手隔著三尺之外,分別對著王遠和杯莫停面門屈指一彈。

    “砰!砰!”

    兩聲悶響,王遠和杯莫停齊齊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

    “他攻擊不高!我們搞死他!”

    杯莫停見自己還活著,起身就要再次往前沖,卻被王遠伸手拉住。

    “怎么了?”杯莫停納悶的回過頭問道。

    王遠一臉嚴肅的搖搖頭道:“不要去送死了,這家伙我們絕對打不過!”說著,王遠指了指腦袋上的血條。

    也不知那慧觀和尚是手下留情還是不屑于殺二人,王遠和杯莫停腦袋上的血條只是被一擊打掉了一半。

    看到王遠腦袋上血條,在看了一眼自己的血量,杯莫停頓時傻住了。

    要知道,王遠和杯莫停的功夫走的完全不是一個路子。

    杯莫停身法快,攻擊高,氣血和防御卻是極低。

    王遠身法不怎么樣,可是攻擊高防御高,氣血也高。

    這慧觀和尚雙手齊出,一招打在二人身上,二人氣血不多不少都是掉了一半,可見此人對攻擊力道的控制之精準,已經達到了隨心所欲無往不利的境界……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