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金剛不壞 > 五十一章 哥有事求你幫忙
    特喵的,什么叫恩將仇報?這就是!

    王遠好歹也算是這女人的救命恩人,丫不感恩戴德也就罷了,竟然還敢抽王遠耳光,王遠當然不會慣著她。

    王遠手勁多大啊,這一巴掌上去,直接就把那女人給抽懵了。

    就連一旁的杯莫停也是目瞪口呆,指著那女子驚訝的看著王遠道:“你……你打女人?”

    游戲中本就男女失衡,無論是女玩家還是女性npc,都是比較招人喜歡的存在,莫說這么漂亮的姑娘了,就算是姿色平庸的女玩家,大家輕易也不會動手,王遠這一巴掌抽過去,屬實有些讓人難以置信。

    “打的就是她!”

    王遠憤憤道:“得虧她是女的,不然我一腳把她屎給踩出來!”

    媽的,這種忘恩負義之輩活著有什么用,打死算求。

    “哼!”

    那女子聞言冷哼道:“我曾發過毒誓,但凡是見過我容貌的男人,要么我就殺了他,要么……”

    隨說著,那女子抬起頭來,看清王遠的長相后,當即臉色一變大聲叫道:“我殺了你!”

    說話間女子手一抬,一支袖箭迎面飛向了王遠。

    王遠見狀臉色一沉,既不躲閃也不格擋。

    “當啷!”

    袖箭擊中王遠被彈落在地,與此同時王遠左手掄圓了,又是一巴掌抽在了那女人的左臉上。

    方才那一巴掌,王遠只是本能反應,這一巴掌,王遠可是使足了十成力道。

    “啪!”

    又是一聲清脆的響聲,那姑娘被王遠一巴掌抽的橫飛出去,重重撲倒在地。

    不待那姑娘爬起身,王遠已經跟了過來,右手巴掌一抬作勢要繼續打,那姑娘看到王遠高舉的巴掌,渾身一個哆嗦,連忙側著身,漏出了驚恐的神情。

    “知道怕就好!”

    見那姑娘這般模樣,王遠收起了巴掌瞪著眼睛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木婉清!”

    那姑娘雖然驚恐,但卻滿是不服氣道:“既然殺不了你,那我自殺好了!”

    “給!”

    王遠聞言抽出禪杖遞給木婉清道:“死的遠遠地,別讓我看見!煩!”

    “……”

    木婉清無語的看了一眼王遠手里的禪杖,冷哼道:“哼,拿不動!”

    “蹭!”

    王遠隨手從包里抽出一把劍,再次遞到了木婉清眼前:“拿去……”

    “你!”

    木婉清看了一眼王遠手里的劍,又看了看王遠,登時氣結。

    很顯然,這小妞還從沒見過如此鋼鐵直男。

    “哼!你讓我死我就死嗎?”木婉清嘟囔著站起身道:“我偏不聽你的,后會有期!”

    隨說著,木婉清吹了聲口哨,一匹黑色的駿馬奔騰而至,木婉清翻身上馬惡狠狠地瞪了王遠一眼后,便拍馬離去,只剩下一臉茫然的王遠二人

    “簡直莫名其妙……”

    看著木婉清離去的背影,王遠完全不明白這個沙雕到底在想什么。

    就在王遠和木婉清墨跡的功夫,黑風山上的火勢是越來越大,隔著老遠都能看到黑風山上的沖天而起的火焰。

    如此洶涌巨火,黑風山的山賊們自是控制不住,更挽救不了,再加上隱藏在暗處偷襲搗亂下絆子的獨孤小玲幾人,山賊們被燒的哭爹喊娘,死走逃亡傷……

    黑風山下,正在練級的玩家看到黑風山上的沖天大火,頓時全都傻住了。

    “我日,這特么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著火了?”

    “沒看到江湖通告嗎,好像是有個叫獨孤小玲的家伙帶人放火燒山……”

    “我靠,還能這么玩嗎?”

    ……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游戲中的消息,傳播速度是極快的。

    也不知道是誰錄了視頻發到了論壇上,此事一傳十十傳百,很快黑風山失火的事情就傳遍了整個游戲。

    一時間,游戲中玩家議論紛紛,都在納悶這個叫獨孤小玲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為什么要放火燒山,難不成是要報復社會?

    山火足足燒了將近一個小時,終于漸漸熄滅。

    江湖通告:少林寺弟子牛大春,華山弟子杯莫停,唐門弟子……經過不懈努力一舉剿滅黑風寨,獲得稱號“罪惡克星”,特此公告,希望各位大俠繼續努力。

    【罪惡克星】(稱號)

    屬性:俠義值收益提升10%。

    與此同時,山上的王遠等人也接到了系統提示。

    系統提示:你剿滅了黑風寨,完成任務【將功補過】,俠義值提升55(罪惡克星加成)點,獲得江湖閱歷……

    系統這次一點也沒小氣,王遠五人身上金光齊齊一閃,豐厚的江湖閱歷讓五人直接升級。

    黑風寨覆滅,杯莫停俠義值得到提升,終于算是擺脫了坐牢的威脅。

    丁老仙一個輔助玩家終于學的了一門戰斗武學,獨孤小玲也得到了一本機關術。

    尤其是王遠,不僅搞到了一把趁手的兵器,還學到了《惡龍掏心爪》,擊殺孫山霸后,野球拳也跟著提升到了“鶴立雞群”的境界,王遠領悟到了野球拳第三招“顛倒黑白”。

    這招式名字雖然還是那么獵奇,但卻帶有眩暈的攻擊效果。

    此時王遠也突然覺得這野球拳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總之這一趟任務,大家都收獲頗豐,唯獨一夢如是比較悲慘。

    一趟任務下來,一夢如是起到的作用是除了王遠和杯莫停以外最大的,但是收獲基本為零,唯有俠義值一減一增漲了五點。

    五毒教可是邪派,增長俠義值的獎勵著實有些不人道了一些。

    雖然一夢如是自己沒說什么,但王遠還是有些過意不去的,畢竟人家幫自己做任務,總不能一點勞務費都沒有吧。

    思索了片刻,王遠掏出那本《青字九打》遞給了一夢如是。

    “這……這什么意思?”

    看到王遠遞過來的功法,一夢如是有些意外。

    講道理,一夢如是的確挺卻暗器功法的,五毒派主攻毒,暗器手法相當粗糙,這青字九打對于五毒玩家來講,絕對是非常珍貴的。

    “嘿嘿!”王遠笑了笑道:“這本功法我拿著也沒用,你拿去學吧。”

    “這……這怎么好意思?我只是幫朋友忙……”一夢如是不好意思道。

    脾氣暴躁的人往往性格單純,在一夢如是的思維里,幫朋友忙還要講價錢,這人品也忒次了一些。

    “你也知道我是朋友嘛,這就當我送你的。”說著,王遠一把把書塞到了一夢如是手中。

    “拿著吧,拿著吧!”杯莫停也在一旁道:“跟老牛你就權當自己是個臭不要臉就行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那好吧。”一夢如是臉色一紅,將《青字九打》收了起來。

    “對了小夢。”見一夢如是把功法收了起來,王遠突然笑瞇瞇道:“哥有事求你幫忙……”

    “啊?啥事啊?”一夢如是好奇的問道。

    王遠剛要回答,突然耳邊再次傳來了系統的提示。

    系統提示:黑風寨覆滅,系統正在生成黑風寨副本,請玩家十分鐘之內離開黑風寨范圍,規定時間內若玩家沒有離開黑風寨而造成損失系統概不負責,游戲最終解釋權歸龍騰公司所有。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