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金剛不壞 > 第四十八章 你們的童年不完整
    “孫大哥?難道是孫悟空嗎?”

    “也可能是六耳獼猴老師……”

    烏合之眾這群家伙就沒個正型,說著說著就開始扯淡。

    不過扯淡歸扯淡,大家可沒閑著,按照杯莫停剛才指的方向,大家四下搜索一番,在聚義廳左側的雜草叢中,果然找到了一條通往后山的小路。

    王遠等人順著小路,一路來到了后山。

    當大家看到后山景象的時候,頓時就愣住了。

    黑風寨這群家伙,還真是狡兔三窟,

    五人趴在后山山坡的草叢中往下看,只見黑風寨后山坐落著一片比起聚義廳還要寬闊數倍的大庭院,

    更讓眾人驚訝的是,后山山賊的數量比起方才王遠等人所殺的山賊加起來還要多。

    而且這些山賊也沒像山下那些山賊一樣,賭錢喝酒,而是在院內來來回回的巡邏,精氣神儼然比其他山賊要強的多。

    庭院中堂門口,一個漢子正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那漢子長相極其怪異,滿頭紅發不說,腦袋大的異乎尋常,頭發根根立起,一眼看上去極其駭人,看來這貨就是姚叔卿嘴里的孫大哥了。

    “這家伙長得這么丑,實力肯定很一般。”

    一夢如是也不知道從哪里得來的邏輯,一邊嘟囔著一邊掏出銀針,抬手瞄準就要把眼前這個丑八怪人道毀滅了。

    “不要胡鬧!”

    一旁的王遠見狀,突然大手一伸,抓住一夢如世的后腦勺,一把將一夢如是的臉按到了地面上。

    “呸呸呸!老娘跟你拼了!”

    一夢如是掙扎著仰起臉,吐出嘴中的雜草,憤怒的就往王遠身上撲。

    “別鬧別鬧。”

    王遠揮手把要殺人的一夢如是撥拉到一旁道:“你要死啊,沒看到下面有這么多山賊你還敢隨便動手,他們的金刀大陣可不是鬧著玩的。”

    “額……”

    一夢如是就是脾氣有點直,并非那種不懂事的姑娘,聽王遠這么一解釋,火氣頓時消了大半。

    金刀大陣有多難搞,在座的各位可都是親眼見識過的,如果沒有王遠的話,放在在聚義廳的時候,大家就被黑風寨山賊給亂刀砍死了。

    現在這后山山賊顯然比方才所遇到的山賊還要兇悍,還要多,這要是拉開陣勢漫天扔大刀,估計除了王遠以外,大家都得交代在這里。

    “小夢別不懂事。”

    這時獨孤小玲也在一旁道:“要不是老牛攔住了你今天咱們都得當餃子餡。”

    “嘿嘿!”

    王遠回頭打量了兩個姑娘一眼猥瑣的笑道:“我們可能被剁成餃子餡,至于你們嘛……嘿嘿,這游戲里的boss可都是智能npc,能干出啥事來誰都說不準哦。”

    “嘿嘿!”

    “嘿嘿!”

    丁老仙和杯莫停二人聞言互相對視一眼,也發出了猥瑣的笑聲。

    見王遠幾人笑的如此猥瑣,一夢如是看了一眼庭院中的丑八怪,頓時嚇得花容失色。

    直性子的女孩子就是單純,一夢如是完全沒聽出王遠是在嚇唬自己,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游戲公司肯定不敢胡來啊。

    被王遠一番連哄帶嚇唬,一夢如是僅存的那點火氣也煙消云散,驚恐的問王遠道:“那我們現在怎么做?”

    “這個嘛……”

    王遠環視了一下四周道:“據我觀察,金刀大陣這種陣法是需要人來指揮的,所以只要boss和山賊不再同一場景,就可以讓他們用不出來。”

    “呸!”

    一夢如是聞言鄙視道:“你這不是廢話嗎?他們都在一個院子里,怎么可能讓他們不在一個場景。”

    “就是就是……”

    其他人也紛紛對著王遠豎中指,這話跟沒說有什么區別。

    “把他們引開啊,調虎離山懂不懂?”王遠反鄙視。

    “引?你說的輕巧!”獨孤小玲瞄了一眼山下的眾多山賊道:“要是山下就幾十個山賊還能試試,可現在這么多怎么引?”

    這種情況下boss是肯定引不走的,要引也只能引山賊。

    獨孤小玲輕功雖高,可也不是沒有上限,后山足足將近二百個山賊,拉開陣型就把院子鋪滿了,獨孤小玲跑得再快也架不住這么多人啊。

    “傻了吧不是。”王遠伸出食指在獨孤小玲眼前擺了擺道:“引個怪還用親自跑過去?太蠢了!”

    “那怎么辦?”獨孤小玲滿臉疑惑。

    獨孤小玲輕功這么高,拉仇恨引怪也算是專業人士了,還從沒聽說過引怪不用親自去的。

    “嘿嘿嘿!”

    王遠嘿嘿一笑,扭過頭看了一眼身后的聚義廳問烏合之眾眾人道:“你們知不知道這些山賊擅長干什么?”

    “殺人放火唄!”大家翻個白眼表示不屑,問這種問題簡直拉低智商。

    “對啊,這就是你們和山賊的區別。”王遠道:“只會殺人,不會放火。”

    “放……放火?”

    杯莫停等人一臉懵逼道:“到底什么意思?”

    “這還挺不明白?真笨!”

    王遠無語道:“只要咱們一把火燒了前山,后山的山賊肯定回來這邊救火,到時候不就把他們和boss分開了。”

    “這……這……”

    聽到王遠的話,烏合之眾幾條好漢直接就傻住了。

    杯莫停幾人在萬千玩家中也是赫赫有名的高手,對自己玩游戲的水平亦是相當自信。

    可在王遠面前,這群家伙終于感受到了壓力。

    眼前這死禿子腦回路簡直清奇,餿主意張口就來。

    放火燒山這種大家平時想都不敢想的事,這和尚說出來如此輕描淡寫跟沒事人似的。

    如此熟練的態度讓大家不由得質疑王遠現實中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莫非丫現實中就是一悍匪?要不要報警先抓了再說?

    “怎么了?都沒放過火?”

    見大伙這樣看著自己,王遠也有些納悶。

    “這個真沒有……”大伙齊齊搖頭,開玩笑,這是違法犯罪好吧。

    “看來你們的童年很不完整啊。”

    王遠搖頭道:“我小時候不懂事,我爹還逼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為了出去玩我把村里的祠堂都燒了,一村的人都亂了套。”

    “……”

    眾人驚恐道:“然后呢?”

    “然后差點沒被我爹打死向列祖列宗謝罪……”王遠一臉的不堪回首。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