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大學生活 第417章 我們結婚吧
    程老四愣了下,沒有反應過來。

    陸擎風瞇了瞇眼,快速上前,周念念甚至都沒看清他是怎么動作的,程老四就跪在了地上慘叫起來。

    “不說就兩只手都廢掉。”

    周念念伸手握住了陸擎風的手,看他一張臉又冷又沉,知道程老四在小院子里說的話被他聽到了。

    程老四慘叫著恨恨不平的瞪著陸擎風,“你們竟然敢動我們兄弟,你知道我們兄弟是誰嗎?”

    “在南城竟然敢惹我們程家,我看你們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陸擎風冷笑著勾了勾唇,沒有說話。

    李東星上前讓人將程老大,程老四等人都綁起來,聞言哼了一聲,“盜竊國家文物,意圖殺人害命,被抓個現行,光這兩條就足夠你們程家喝一壺了。”

    “程家勢力大又如何,鐵證如山面前,我看你們程家的本家敢不敢來京都保你們。”

    程老四一聽要把他們拉到京都去,眼中不由閃過一抹慌亂。

    想說什么,卻發現四周自己的人已經全部都被抓了起來。

    躲在角落里的老道士抱著頭蹲下對李東星喊道:“同志,同志,不關我的事啊,不關我的事啊。”

    李東興直接上前將他扣起來,“宣揚封建迷信,合謀害人,關不關你的事,你說了不算。”

    所有人都被押了出去,周念念握緊陸擎風的手,“咱們走....唔,唔....”

    陸擎風卻單手將她攬入懷中,緊緊的咬住了她的嘴唇。

    周念念嗚嗚了兩聲,卻被扣的更緊了,只能伸手捶打了陸擎風兩下......

    這家伙瘋起來都不看場合的,他們現在可是在墓道里面啊,他們的身后就是一座千年古墓啊。

    這家伙摁著她就親,想想就覺得毛骨悚然。

    阿靚忽閃著翅膀,哈哈笑著,“哎呀,少兒不宜,少兒不宜啊。”

    周念念轉頭恨恨的瞪了旁邊飄著的阿靚一眼,知道少兒不宜,你倒是趕緊躲開啊。

    還沒將自己的意思傳達給阿靚,她就感覺到自己嘴上一痛,原來是陸擎風在懲罰她的不專心。

    察覺到陸擎風身上的怒氣,她乖巧的窩在了他懷里,緩緩閉上了眼睛。

    陸擎風溫熱的嘴唇一遍遍的印在她的下巴上,周念念心中一動,想起剛才程老四摸過她的下巴,便明白了陸擎風的意思。

    他是在自責自己沒保護好她。

    她踮起腳尖伸手摟住了陸擎風的脖子......

    陸擎風身上的怒氣漸漸散去,才放開了她,抵著她的額頭,“以后再不許做任何冒險的事情了。”

    周念念輕輕的嗯了一聲。

    “喂,再不上來,我放人封墓道了。”上面傳來李東星打趣的聲音。

    周念念臉一紅,瞪了陸擎風一眼,拉著他快速往上走去。

    從墓道里上去,外面一片漆黑,只有一輪冷月掛在空中,遠處傳來不知名動物的鳴叫聲。

    周念念忍不住打了個噴嚏,覺得周身有些發冷。

    剛才光緊張了,也沒覺得害怕,現在才角色四周挺陰森恐怖的。

    陸擎風脫了大衣裹在她身上。

    李東星的手電筒照在她腳下的地上,“齊佳妍情緒不太穩定,你二哥把車先開走了,你們倆自己先回去吧,我得和同事們連夜押著人北上。”

    這是怕程家的人阻攔,連夜將程老大等人帶進京都。

    眼下黑燈瞎火的,也沒有車,她和陸擎風只能步行回去了。

    周念念有些擔心齊佳妍,“幸好有阿靚在,不然我們晚去一步,佳妍她就......”

    “也不知道這次的心結她多久才能解開。”

    陸擎風握緊了她的手,沉聲道:“放心吧,有你二哥在,他會照顧的。”

    周念念點了點頭,這次齊佳妍的失蹤,她二哥超乎尋常的焦慮和暴躁。

    二哥這次應該會看清楚自己的心意了吧。

    “你們走后,你二哥把那個意圖染指佳妍的男人廢了。”陸擎風輕聲道。

    周念念眨了眨眼,這個廢了是他理解的那個廢了嗎?

    那還真是廢的好,那種人就應該讓他永遠當不成一個男人。

    黑暗中周念念輕輕的笑了。

    陸擎風扭頭看著她美好的側顏弧度,聲音柔和了兩分,“笑什么?”

    “笑我自己啊,最早的時候你就說我二哥對佳妍的心思不對,果然還是你有眼光。”

    周念念轉過頭來,一雙眸子在暗夜中熠熠生輝,“你是怎么猜到的?”

    陸擎風沉默了片刻,輕聲道:“你二哥看齊佳妍的目光,和我看你的一樣專注。”

    周念念只覺得自己心尖一麻,臉不由自主的燙了下。

    陸擎風見她沒說話,勾了勾唇,走到她前面,蹲了下來,“走回去太遠了,上來,我背著你。”

    周念念看著自己前方寬闊的背影,目光一柔,緩緩的覆了上去。

    陸擎風將她往上托了下,背著她大步往前走去,似乎周念念的這點重量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影響。

    周念念趴在他寬闊的后背上,只覺得無比安心有幸福,忍不住脫口而出:“陸擎風,我們結婚吧。”

    陸擎風腳步頓了頓,繼續往前走去,手卻忍不住輕輕的拍了她一下,“姑奶奶啊,我一直都想結婚啊,是周叔不肯啊。”

    周念念笑嘻嘻的晃蕩著腳,“等回去我會想辦法說服我爸的。”

    經過這一場變故后,她忽然覺得還是要珍惜兩個人在一起的每個瞬間。

    她有了強烈的和陸擎風相守的念頭。

    陸擎風喜出望外,左肩一歪,惹得周念念驚呼一聲,下一秒周念念已經落入了他的懷中。

    “我要誠摯的表達我的謝意。”陸擎風抵著周念念的額頭,啞著聲音道。

    周念念笑瞇瞇的摟著他的脖子,“來吧,亮出你的誠意來。”

    一路上,陸擎風表達了多次自己的誠意。

    等回到招待所的時候,才將周念念放了下來。

    周念念瞪了他一眼,趕緊上樓去找周常安和齊佳妍了。

    她先去了周常安的房間,發現沒有人。

    又去了自己的房間,發現齊佳妍已經睡過去了,周常安坐在床邊看著她的側顏,神情無比的專注。

    睡夢中的齊佳妍似乎特別的不安穩,眉頭緊蹙著,手緊緊的握著周常安的手。

    周常安向周念念輕聲比了噤聲的動作,伸手輕輕的拍打著齊佳妍,動作十分輕柔。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